媒體視角

首部中醫藥法落地亮點:偏方有望獲認可

來源: 高特佳投資 發布時間:2016-12-30 00:00:00

      2016年12月25日,我國首部為振興傳統中醫藥而制定的國家法律——中醫藥法塵埃落定。

  歷經34年,這部遲到的法律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上通過,并將于2017年7月1日正式施行。

  “將黨和國家關于發展中醫藥的方針政策用法律形式固定下來,將人民群眾對于中醫藥的期盼和要求用法律形式體現出來,對中醫藥行業發展具有里程碑意義。”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這樣解讀中醫藥法的意義。

  保證藥材質量

  從中藥材增重、摻偽、摻雜問題頻發,到中藥飲片被檢測出對人體具有毒性的化學染色劑金胺O,再到2015年82張中藥飲片GMP證書被收回,“中醫毀于中藥”已經成王國強口中“不是危言聳聽”的事情。

  究其原因,除了管理混亂,我國《中國藥典》《全國中藥材炮制規范》和省、市、自治區地方炮制規范三級標準共存,地區之間由于差異大量存在,同時標準不完善、不合適的情況普遍存在。

  為杜絕“中醫毀于中藥上”,確保中藥材質量安全,中醫藥法規定:“國家制定中藥材種植養殖、采集、貯存和初加工的技術規范、標準,加強對中藥材生產流通全過程的質量監督管理,保障中藥材質量安全”;“嚴格管理農藥、肥料等農業投入品的使用,禁止在中藥材種植過程中使用劇毒、高毒農藥”。

  對違規在中藥材種植過程中使用劇毒、高毒農藥的,中醫藥法規定,“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規定給予處罰;情節嚴重的,可以由公安機關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5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

  保護“國家秘密”

  “再不保護就麻煩了。”在今年11月召開的第九屆全球健康促進大會上,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張伯禮大聲疾呼,我國的古方保護非常急迫,印度、埃及等國早已對此建立保護制度,但我國卻沒有。

  “必須建立中藥傳統知識保護制度,建立中藥傳統知識保護數據庫和保護名錄,對中藥的發明創造、科技核心及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也應作出規定。”

  張伯禮的擔憂焦慮并不多余。

  日本在我國六神丸基礎上開發出的“救心丸”年銷售額達上億美元,韓國的“牛黃清心液”源自我國的“牛黃清心丸”,年產值接近1億美元。

  為此,中醫藥法提出:“中醫藥傳統知識持有人對其持有的中醫藥傳統知識享有傳承使用的權利,對他人獲取、利用其持有的中醫藥傳統知識享有知情同意和利益分享等權利。”“國家對經依法認定屬于國家秘密的傳統中藥處方組成和生產工藝實行特殊保護。”

  這意味著“ 片仔癀 ”等處方工藝將受“特殊保護”。

  偏方有望獲認可

  2015年5月18日,浙江省蘭溪市中醫醫師陳軍被當地公安部門刑拘,理由是涉嫌“生產銷售假藥”。陳軍開辦的這家中醫診所已三十余年,頗受當地人信賴。

  之所以受此指控,是因為當地衛生部門與公安機關在陳軍診所內檢查時發現了534罐150克罐裝中藥粉。公安機關稱,這些藥物沒有批準文號,屬三無產品,以“生產銷售假藥論處”。

  這意味著陳軍所面臨的,不僅是三十多年行醫資格將被吊銷,甚至有可能被判刑入獄。

  這個罪名讓陳軍很難接受。在他看來,這些藥粉均購自正規醫藥公司且有發票為證,自己既未通過生產線私自生產中藥飲片,也未大規模向社會銷售,只是在診所內根據病人不同病癥為其配制,怎么就成了生產銷售假藥?

  偏方治大病。但正是祖傳的偏方,讓陳軍身陷囹圄。

  中醫藥法對這種情況也有了新規定——第三十二條規定,醫療機構配制的中藥制劑品種,應當依法取得制劑批準文號。

  但是,僅應用傳統工藝配制的中藥制劑品種,向醫療機構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備案后即可配制,不需要取得制劑批準文號。

 

?
双色球准确率100的公式2019146欺